大唐狄公案·铜钟案(美国高罗佩研究者张凌全新无删减译本 唯一独立翻译版本)

大唐狄公案·铜钟案(美国高罗佩研究者张凌全新无删减译本 唯一独立翻译版本)

作者: 高罗佩(Robert van Gulik)

ISBN: B07RQYDT96 出版时间: 2019-04-01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关注公众号

推荐关注公众号

公众号每日会推送免费电子书,推荐大家关注。

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或者公众号搜索“ebookcn”

如有问题需联系,也请关注公众号,联系方式均在公众号提供。

铜钟案编辑推荐★荷兰汉学家高罗佩重写初唐名臣狄仁杰传奇 ★兼具中国古典文学雅韵与西方侦探小说妙趣 ★全新无删减译本 ★高罗佩手绘插图 ★创作背景全解析 ★译者研究高罗佩多年,独自担纲翻译,保证文风统一 内容简介“大唐狄公案”成功地造成了“中国的福尔摩斯”,并被译成多种外文出版,在中国与世界文化交流史...

铜钟案编辑推荐★荷兰汉学家高罗佩重写初唐名臣狄仁杰传奇
★兼具中国古典文学雅韵与西方侦探小说妙趣
★全新无删减译本
★高罗佩手绘插图
★创作背景全解析
★译者研究高罗佩多年,独自担纲翻译,保证文风统一
内容简介“大唐狄公案”成功地造成了“中国的福尔摩斯”,并被译成多种外文出版,在中国与世界文化交流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译文版“大唐狄公案”计划出版十五种,由研究高罗佩多年的张凌担纲翻译并撰写兼具学术性和可读性的注释和译后记,但因为是市面上仅见的一人独立翻译的版本,耗时耗力,故先推出五种(《黄金案》《铁钉案》《湖滨案》《铜钟案》《迷宫案》)以飨读者。每卷配有高罗佩本人创作的插图,古韵盎然,令人赏心悦目。
《铜钟案》讲述公元668年,狄仁杰调蒲阳县任县令,在几位助手的协助下,斗智斗勇,战胜了强敌,一举破获半月街奸杀案,普慈寺淫僧案和铜钟下的无名尸骨案。最后谜团解开,令人唏嘘不已。在第九章中,金华县令骆贯中首次出现,是为一次非常有趣的“客串”。作者简介高罗佩(1910—1967),荷兰外交官,著名汉学家,先后在荷兰驻日本、中国、印度、马来西亚等国的使馆工作,精通多种欧亚语言,是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的传奇人物。
他曾评价自己一身三任:外交官是他的职业,汉学是他的终身事业,写小说是他的业余爱好。代表作有《琴道》《秘戏图考》《中国古代房内考》等,而大型推理探案小说系列“大唐狄公案”在东西方读者中影响巨大。
媒体评论“大唐狄公案”系列是高罗佩在世界侦探小说领域内开创的极其珍贵的一个支脉。
——《泰晤士报文学增刊》
佩里•梅森、赫尔克里•波洛和尼罗•伍尔夫可得看紧他们神探桂冠了——狄仁杰是位劲敌。
——《斯普林菲尔德新闻与社论》内容节选第一回赏古物行家逢奇遇受任命狄公赴蒲阳
一县之令,为父母官,
扶老济困,心怀仁善。
判冤决狱,惩恶锄奸,
纵有匡正,首须防范。
各位看官,敝人家居城内,世代茶商,后来退职还家不问店务,便迁至城东门外的乡间别业住下,日子过得真个如闲云野鹤一般,忽忽已是六载,平日里最爱的消遣,便是搜集有关刑侦断案的前朝文献,如今终于绰有余暇,可以全力致此。
此时正值我大明盛世,天下太平,海内清晏,作奸犯科之事几近绝迹,若是想要搜集判官如何明察秋毫、勘破奇案的记述,就非得去翻阅前代史料不可。我潜心投入这门学问中乐此不疲,不过数年工夫,便积累起了一笔相当可观的收藏,包括著名罪案记录、歹人常用的凶器、盗贼使过的工具以及其他种种与犯案有关的古董器物。
我最为珍爱的藏品之一,乃是一块乌檀木制成的惊堂木。此物曾为几百年前的著名判官狄仁杰所有,上面还刻有诗句,即如开篇处所示。据说狄公当年升堂理事时常用此物,为的是时刻提醒自己为国尽忠、为民效力。
开篇诗句乃是我凭着记忆所录下的,只因那块惊堂木已不复为我所有。自从两月前的一场骇人经历后,我不但全然放弃了刑侦研究,还将与此相关的所有藏品悉数除去,转而一心收集起青瓷来。如此宁静祥和又不沾血腥气的癖好,显然与我素喜平和的秉性十分相符。
不过,在我真正能静下心来安然度日之前,尚有一事须得料理。那些可怕的记忆始终萦绕心中,至今令我夜不安枕,非得设法将其摆脱不可。为了不再重复同样的恶梦,我必得道破那桩隐秘,它以如此诡谲的方式呈现于眼前,使我惊惧无已,甚至濒临疯癫,惟愿这骇人的经历终会淹没于忘川之中。
此时正值秋日清晨,我独坐于精巧雅致的花园凉亭内,眼看着最宠爱的两个小妾侍弄秋菊,纤纤玉手在花枝间轻盈摆动,令人赏心悦目。如此静谧美景之下,我终于可以壮起胆来追溯回想一番了。
话说八月初九那天——这日子我将永远铭记在心,正午时分,烈日当头,本已十分难耐,待到午后,天气愈发闷热起来。我只觉心中郁郁难平,到底还是打算坐轿出去走上一遭。轿夫询问意欲何往,我一时心血来潮,便吩咐去那刘掌柜的古董铺。
此店正在孔庙对面,名头倒是颇为响亮,叫做“金龙阁”。店主刘掌柜虽是个唯利是图的奸猾小人,做起生意来却十分在行,时常会替我寻来些与刑侦探案有关的古物,店内亦是收藏颇丰,令我常在其间欣然赏鉴,良久方归。
我迈步走入店内,却只瞧见一个伙计,对我道是刘掌柜颇觉不适,此刻正在楼上存放贵重藏品的房中。
我在彼处果然寻到了刘掌柜。他看去心绪不佳,满口抱怨头疼得很,还关起窗上的遮板,试图阻绝窒人的暑气。如此半明半昧之中,原本熟识的房间似乎也变得古怪狞厉起来。我正欲告辞而去,一想到外面十分酷热,便又决意还是盘桓片时再走为上,于是让刘掌柜取几样东西来瞧瞧,一边在扶手椅上坐定,一边用力摇晃着鹤毛羽扇。
刘掌柜含糊支吾了几句,道是一时没有什么别致的玩意儿好供我赏鉴,四下环顾半日,方才从屋角端出一只黑漆镜匣来,放在我面前的桌上。
刘掌柜掸去镜匣上的尘土。我定睛一看,不过是一面普通的冠镜,即镶在方匣内的银镜,常是为官作宰者戴乌纱帽时拿来正冠用的。从漆面上遍布的细小裂纹来看,似是一件十分古旧的玩意儿,但又太过平常,对于行家而言价值无多。
忽然,我瞥见框边镌着一行嵌银小字,凑近细瞧,却是“蒲阳狄府之物”。
我一看之下喜心翻倒,几乎不曾惊叫出声,这定是著名的狄仁杰狄大人用过的冠镜了!记得史书有载,狄仁杰曾经就任江苏蒲阳县令,并智断过至少三桩疑案,可惜其中详情不甚了了。既然“狄”姓并不多见,那么这面冠镜无疑便是狄仁杰的旧物。我只觉浑身倦怠一扫而空,暗自庆幸刘掌柜一时眼错不见,居然没能识出这原是属于前朝著名判官所有的罕见古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