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痛

阵痛

作者: 张翎

ISBN: 9787506373081

EBID:236087

出版时间: 2014-03-01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张翎 0 0 0

几年以后,为了逃避土改,吟春改名勤奋嫂,带着更名为小桃的女儿来到温州,在谢池巷口开了一爿开水灶维生。日子虽然艰辛,以艺术天分考上了大学的小桃,却给了母亲极大的慰藉。小桃的青春开放在“文革”的澎湃风云中,她还没来得及品尝世界的纷繁多彩,就已经头重脚轻地爱上了一位越南留学生黄文灿。时局动荡不安,黄文灿被迫中止学业返回越南。乱世的暂别竟成了永别——他们从此天各一方。小桃意外发现自己怀了身孕,只好回到母亲身边待产。武斗的枪林弹雨之间,小桃阵痛发作,腹中的胎儿不合时宜地要来到这个世界。母亲请人找来靠边站的“右派”谷医生,只来得及准备一盆开水、一把剪刀……死去活来的痛苦中,小桃九死一生产下了女儿武生。而这个叫武生的女孩儿,还未来到这个世界就已经欠下了一笔血债:为了找人接生,一直默默爱着勤奋嫂的供销员仇阿宝,被流弹射死在街头。
1942年,浙南藻溪乡。年轻女子上官吟春回娘家探亲,途中意外遭到了日本军官的凌辱。由于她长得像日本军官的妻子,她幸运地逃过了一命,不久却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多年无子嗣的大先生,闻讯毫无惊喜之意,原来,医生已经诊断他没有生育能力。得知真相后的大先生,在国恨家仇和对妻子的眷恋之间苦苦撕扯纠结,将吟春置于暗无天日的痛苦之中。吟春多次寻死不成,临盆之际,只得离家在山洞里独自生下了女儿。正当她想结束这条充满了耻辱的小生命时,她突然发觉,这孩子竟然是大先生的亲骨肉!她带着死而复苏的狂喜赶回家,大先生却已经在悔恨和焦急中离开了人世。沉浸在无限哀伤中的她,给襁褓里的孩子取了个名字叫小逃——孩子逃过了生死的劫难。

武生长大之后,到京城工作,身体里的基因记忆使她十分惧怕贫穷,她决定舍弃爱情和家园,远赴美国留学。母亲为她的留学之路做了许多铺垫,抵达美国时她得到了导师布夏教授的热情接待。当然,还要过一阵子她才会知道:这个已经被理想和爱情焚烧成灰烬的男人,原来就是她的生身父亲黄文灿。武生的学业由于布夏教授突发急病而中断,为了生存,她嫁给了一个名叫杜克的台湾男人。武生不爱杜克,但这不妨碍她把他当成坚强的倚靠。这样的婚姻终究不能持久,为了逃离命运的追踪,武生来到巴黎,却意外发现自己怀了杜克的孩子,沉睡多年的母性猝然苏醒。有一天她突然接到杜克的电话,巨大怪异的噪音里,只听到杜克断断续续的声音:“我这一辈子,都爱你……只爱过你一……”晚上,电视新闻一直重复播放着:两架飞机一头扎进了纽约的世贸大楼,烈火和浓烟遮暗了曼哈顿的天空。武生一下子觉得天旋地转,裹着斑斑血迹的床单,挣扎着叫了一辆出租车,痛苦中将这个没有了父亲的孩子,生在了路上,取名杜路得……

路得出生后被送到上海外婆处抚养。七岁的路得已经懂得了许多人一辈子也许都无法领悟的道理:女人生孩子不需要男人,她们注定了要世世代代在孤独中经历生产的阵痛。
三代女人惊世传奇的生命孕育
七十年间天塌地陷的风雨沧桑


三代女人,生在三个乱世,又在三个乱世里生下她们的女儿。
男人是她们的痛,世道也是她们的痛,可是她们一生所有的疼痛叠加起来,也抵不过在天塌地陷的灾祸中孤独临产的疼痛。
在乱世中死了很容易,活着却很艰难。乱世里的男人是铁,女人却是水。男人绕不过乱世的沟沟坎坎,女人却能把身子挤成一丝细流,穿过最狭窄的缝隙。所以,活下来的是女人。
女人艰难地存活下来,带着身体里与生俱来的母性温存。只要活着,总会见着天日!


天生具有好的语感,可张翎还嫌不够,还要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锤炼她的小说语言。小说《阵痛》就是以她锤炼成金的语言,讲述了三代女人从中国到海外的世纪故事。张翎使我们越过文学熊市看到文学的希望。
——严歌苓

女人,尤其是母亲,不管经历着怎样的一种世道,都会以她的坚强和隐忍,以她的蒲苇一般的柔韧和坚韧,支撑起一片可以躲避风雨的天地。——徐 帆

亚马逊编辑推荐:
合上书,看到醒目的红底色封面上,赫然写着这样一竖行白字:“三代女人,三次阵痛,女人的痛也是家国之痛。柔弱的小女子,跪着躺着撑起了一天一地的支离破碎。”这句话淋漓尽致的概括了张翎笔下的《阵痛》,使这徐徐的痛感再一次从周身蔓延开来,划过记忆的沟壑再一次猛烈的翻腾。看整个小说的过程彷佛就像把人生的各种无常摊开来,用一支笔将他们串成一个连续而完整的闭合图形,它的名字叫生命。作者巧妙地把在时代背景意义下的柔弱女人、编织进一张充满责难与戏虐的生命之网,谁也逃不过出不来,只能在这生命规律的轮回中看尽春去秋来。
张翎也是电影《唐山大地震》原创小说《余震》的作者,原来如此。直至今日我还能回忆起很久以前观看电影《唐山大地震》带来的震撼,那种让灵魂为之一震的感受与《阵痛》带给我的感受如此相似。这位作家太擅长这样的描写了,不算华丽但锤炼成金的语言能深深的揪住读者的心,丢入她的世界,无法逃脱。
——涂墙上的 天生具有好的语感,可张翎还嫌不够,还要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锤炼她的小说语言。小说《阵痛》就是以她锤炼成金的语言,讲述了三代女人从中国到海外的世纪故事。张翎使我们越过文学熊市看到文学的希望。
——严歌苓
女人,尤其是母亲,不管经历着怎样的一种世道,都会以她的坚强和隐忍,以她的蒲苇一般的柔韧和坚韧,支撑起一片可以躲避风雨的天地。
——徐帆
暂无短评我来说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