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尼根的守灵夜(第1卷)

芬尼根的守灵夜(第1卷)

作者: 詹姆斯•乔伊斯

ISBN: 9787208109193 出版时间: 2012-12-25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在这个看似简单的故事架构上,乔伊斯以梦呓一般的语言、迷宫一般的结构,构建了一个庞大繁杂的梦境,用芬尼根的死亡和复活,暗喻了全人类循环往复的历史发展,体现了18世纪意大利历史哲学家维柯和布鲁诺思想对他的影响。
riverrun, past Eve and Adam’s, from swerve of shore to bend of bay, brings us by a commodius vicus of recirculation back to Howth Castle and Environs.
“河水流淌,经过夏娃与亚当教堂,从凸出的河岸,到凹进的海湾,沿着宽敞的循环大道,把我们带回霍斯堡和郊外。”
这就是《芬尼根的守灵夜》著名的开篇,乔伊斯用如音乐般舒缓的语言勾勒出都柏林的优美景致。不过这可不是司空见惯的一句风景描写,请仔细看,乔伊斯把英文中“commodious”(宽敞的)去掉了一个字母“o”,成了“commodius”,让人联想到罗马暴君康茂德(Commodus),将人们带回悠久的古罗马时代;“vicus”是一个字典上查不到的词,但与意大利哲学家维柯名字的拉丁文拼写相同,与recirculation(循环)一起暗喻了维柯“循环”的历史观;“riverrun”一词作为全书的开篇词,却首字母小写。这不是印刷错误,而是乔伊斯在全书的谋篇布局上运用了维柯在《新科学》中所描绘的历史循环论的观点。维柯认为人类历史是循环往复的,人类的文明要先后经历混沌、神权统治、贵族统治和民主政治,然后再次回归混沌,重新循环。全书的结尾居然结束在一个定冠词the上:“A way a lone a last a loved a long the”,这个结尾就与全书的开头“riverrun , past Eve and Adam”连成了一句,构成了小说的循环,用以表示“生生不息”的轮回。所以乔伊斯说,这部作品是永远没有结局的,因为当人们终于读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小说的开头。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深究下去,你会惊讶地发现这是一个历史和现实相互交织的复杂迷宫,包含了人类历史、现实社会、时间空间和自然世界。 《芬尼根的守灵夜(第1卷)》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天书”,比《尤利西斯》、《追忆逝水年华》、《万有引力之虹》等蕴含着更多的可能。出版至今73年,已被译成多国文字,至今无中译本。《芬尼根的守灵夜》标志着西方后现代文学新时代的到来,解构理论大师德里达说他读乔伊斯已近30年,每次写作,乔伊斯的幽灵总在脑海中浮现。他在《给乔伊斯的两个词:他战争》中专门以《芬尼根的守灵夜》为研究对象。
乔伊斯为创作《芬尼根的守灵夜》所耗费的心血远超《尤利西斯》,并视为自己创作的巅峰。在作品完成之际,他甚至说现在除了死之外便没什么好做的了,并放言“这本书至少可以让评论家忙上三百年”。20世纪初期,在几乎没有前人参照的条件下,《芬尼根的守灵夜》就已全面地发展出了六七十年代才开始兴盛的艺术手法。
《芬尼根的守灵夜(第1卷)》迷宫一样的结构早已成为当代众多作品使用的手法,“迷宫”、“百科全书”、“万花筒”这些乔伊斯用以描述《芬尼根的守灵夜》的词汇常常出现在博尔赫斯、卡尔维诺、罗伯—格里耶等人的作品之中。
《芬尼根的守灵夜(第1卷)》迷狂似的叙述手法,一方面在贝克特那里得到哲学性的发展,一方面在罗伯—格里耶的《观察者》、托马斯•品钦的《万有引力之虹》、巴塞尔姆的《城市生活》等作品中得到了相似的表现。 《芬尼根的守灵夜》是现代文学中最具创新性的作品之一,它大大拓展了现代社会对语言和自我的理解,赋予其无尽的可能性。
——肖恩•莱瑟姆 《詹姆斯•乔伊斯季刊》主编
《芬尼根的守灵夜》比《追忆逝水年华》、《喧哗与骚动》、《魔山》、《恋爱中的女人》、甚至《城堡》蕴含着更多的可能。
倘若没有它那神秘的、幻觉式的闪光在每一页中的每一个地方滑过……后现代作家们就完全可能和他们的前人毫无差别,而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伊哈布•哈山 后现代文学理论奠基人
只有一种语言越来越具有当代性:30多年来,一种与《芬尼根的守灵夜》的语言类似的语言。
——茱丽娅•克里斯特娃 法国符号学家和精神分析学家
非常有趣的景象,这是世界上难得的几本让我们几乎每看一页都哈哈大笑的书之一。
——安东尼•伯吉斯 英国作家
这是乔伊斯的杰作……《芬尼根的守灵夜》堪称我们这个世纪真正能与普鲁斯特的《追忆逝水年华》相抗衡的作品。
——哈罗德•布鲁姆 美国文学批评家
自《尤利西斯》以来,我们花了几十年时间学会开始阅读《芬尼根的守灵夜》。现在《尤利西斯》可以让位了。它属于20世纪,而《芬尼根的守灵夜》属于21世纪。
——丹尼斯•罗斯 英国著名学者
我们将把它(《芬尼根的守灵夜》中译本)放在都柏林图书馆最醒目的位置上。
——爱尔兰驻中国大使馆
同时,乔伊斯更将他的意识流技巧和梦境式的风格发挥到了极致。这部小说彻底背离了传统的小说情节和人物构造的方式,语言也具有明显的含混和暧昧的风格。乔伊斯在书中编造了大量的词语,潜藏了许多历史和文化的背景以及哲学的意蕴,甚至大量运用双关语。如果说《尤利西斯》描写的是一个城市一天的全部生活,那么《芬尼根的守灵夜》讲述的则是夜晚和梦幻的逻辑。
《芬尼根的守灵夜(第1卷)》内容简介:汉弗利•钱普顿•壹耳微蚵是都柏林一个小酒馆的老板,有些口吃,并且驼背。他和妻子安娜•利维娅•普鲁拉贝尔、儿子山姆、肖恩、女儿伊茜住在酒馆里。晚饭后,山姆、肖恩和伊茜在酒馆外面的街道上玩着一种被称作“天使与魔鬼”的儿童游戏,两兄弟争着赢得妹妹的青睐。虽然山姆在猜谜游戏中失败,成为被驱逐的魔鬼,妹妹伊茜却独独钟情于他。随着夜幕降临,兄妹们被叫回家中,山姆和肖恩一起做功课,伊茜则在边上织毛衣。山姆借着几何题,给肖恩画了一幅母亲的子宫,于是两个兄弟大打出手。楼下,壹耳微蚵一边听收音机,一边招待酒客们喝酒。等到酒馆打烊,酒客们陆续离开,壹耳微蚵把酒客们杯里的剩酒喝个一干二净,醉得从楼梯上跌下来。声音惊醒了女仆凯特,却发现壹耳微蚵一丝不挂地躺在地上。半夜,孩子的一声惊哭将父母惊醒,两人上楼查看熟睡中的孩子,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于是两人回到卧室,开始做爱。随着新的一天渐渐降临,如同《尤利西斯》的结尾一样,安娜•利维娅•普鲁拉贝尔在半梦半醒中开始了自己漫长的没有标点的独白。
暂无短评我来说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