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军事参谋的回忆:1950年代中苏军事关系见证

彭德怀军事参谋的回忆:1950年代中苏军事关系见证

作者: 王亚志

ISBN: 9787309066241

出版时间: 2009-07-01

出版社: 复旦大学出版社

王亚志 0 0 0
《彭德怀军事参谋的回忆:1950年代中苏军事关系见证》以“批判口述史学”的方法,将当事人的口述回忆与档案资料的鉴别以及学者的研究相结合,对1950年代的中苏军事关系进行了较为全面的回顾与思考。《彭德怀军事参谋的回忆:1950年代中苏军事关系见证》认为,1950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苏联之间的军事关系主要表现为一种合作关系,它是新的中苏同盟的重要内容之一,在中苏两国关系发展、演变的过程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这一时期的中苏军事关系既包括两国之间提供军事贷款及武器装备、培训军事人才及交流军事技术等一般意义上的相互援助和协作,又包括在战争状态下双方之间的协同作战,以及在和平时期双方为保障国家安全、进行国土防御而采取的有计划、有组织的联合军事行动。但到1950年代后期,随着中苏两党意识形态分歧的产生并加深,以及对处理社会主义阵营内部关系立场的不同,两国关系从蜜月走向破裂。由此,双方在和平环境中的军事合作再也没有呈现过令人满意的局面,两国之间的同盟关系实际已趋向式微。 《彭德怀军事参谋的回忆:1950年代中苏军事关系见证》是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的。
斯大林提供了40架歼击机,帮助中共军队迅速进入新疆。
华盛顿与莫斯科心照不宣,使苏联空军参加朝鲜战争的历史真相沉寂了40年。中国从苏联接收的369架米格一9歼击机,因性能落后而无法入朝参战;斯大林两次致歉毛泽东,并无偿供给中国372架米格一15飞机,以作补偿。
赫鲁晓夫时代,苏联全面向中国转让较先进的技术,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苏联党内高层争夺斯大林继承权的结果。
1960年7月,苏联突然宣布全面撤退在华专家,迫使中国军事工业转变了仿制苏式武器的发展方向。
中苏两国、两军在战略思想和战略方针方面的重大差异,使彭德怀开始对苏联军事科学的全面性、权威性产生了怀疑。
彭德怀对是否推行苏联一长制的思考和犹豫,成为庐山会议后批判他的重大“罪名”之一。
因照搬苏军条令,1956年全军受惩戒的士兵达10万多人次,其中多数惩罚不当,造成极坏影响,这使彭德怀下决心把中国军队自己的条令搞出来。
在叶剑英坚持下,花了五六年的时间,编写出了我军第一套完整体系的战斗条令。 王亚志,1926年10月出生于河北省束鹿县(现辛集市)农村。1941年后入冀中抗属子弟中学、抗大二分校附中、陕甘宁边区抗大七分校学习。1957年至1960年毕业于南京军事学院。1946年2月后长期在中央军委总参作战部和志愿军司令部做参谋工作。50年代在彭德怀办公室任军事参谋(秘书),60年代在周恩来办公室任军事秘书,后任总参作战部副处长。七八十年代相继担任国防科委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主任,政治部干部部长,纪委委员等职。1986年离休后曾参加《彭德怀传》和《周恩来军事文选》的编审事务。
沈志华,1950年4月生。1979-1982年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世界历史专业硕士研究生(肄业)。现任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冷战国际史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兼职教授,美国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冷战国际史项目高级研究员。研究方向为冷战史、苏联史,特别是中苏关系史和朝鲜战争。代表作有《苏联专家在中国》、《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中苏关系史纲》、《思考与选择——1956-1957年的中国》等,并主编三十四卷本《苏联历史档案选编》、三卷本《朝鲜战争:俄国档案馆的解密文件》、八卷本《美国对华情报解密档案(1948-1976)》等文献资料集。
李丹慧,1954年6月生。1981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历史系。现为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冷战史研究中心研究员、《冷战国际史研究》杂志主编、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兼职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冷战史、当代中国外交史。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并主编《中国与印度支那战争》(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2000)年)、《北京与莫斯科——从联盟走向对抗》(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等书。

0 条评论